電影背後的真實故事
  近日,由香港地區導演陳可辛執導的電影《親愛的》,在各大影院上映。電影中,一個3歲的孩子在街頭被拐走,他的父母由此開始了漫長而絕望的尋子之路。可當孩子最終找到,新的難題卻擺在父母的面前。這個賺足眼淚的電影故事,來自於真實事件。那就是發生在6年前,湖北人彭高峰的尋子故事。
  因為一部電影,我們再一次關註彭高峰和樂樂,再一次看到拐賣給家庭和孩子帶來的傷害,有多麼深,又多麼難以愈合。他們的曲折命運已經無法改變,但只要公安機關和社會堅持對拐賣行為的零容忍,完善防拐、打拐的制度建設,更多孩子更多家庭的命運,還能夠改變。
  虐心的尋子之路
  “騙局破綻很多,但我還是願意給這個錢”
  湖北潛江,是彭高峰的老家。今年國慶節,彭高峰從深圳回到老家,陪伴在這裡讀小學5年級的兒子樂樂身邊。眼前的場景,與普通家庭並沒有太大區別。如果不是電影《親愛的》上映,這個家庭更願意將自己漫長而曲折的尋子往事,埋藏進記憶深處。
  國慶節期間上映的電影《親愛的》,講述了一對父母尋找被拐賣失蹤兒子的故事。電影中,苦苦尋找,幾近崩潰的父親,在現實中的原型就是彭高峰。和電影中的情節相似,彭高峰和妻子在深圳經營一家網吧。2008年3月25日,夫妻忙於照看客人時,3歲的兒子樂樂被人抱走。
  記者:在監控錄像里看到自己孩子被別人抱走,那種心情是什麼樣的?
  彭高峰:當時我真的就想用刀子插上去。
  記者:讓你上當上得最傷心的一次是什麼時候?
  彭高峰:剛丟孩子才幾天,別人就說我的小孩被找到了,現在被抱到哪裡了,當時就發了一張合成的照片給我。
  記者:你分辨不出來?
  彭高峰:後來想想破綻很多,但我還是願意給這個錢。
  記者:騙子給你來電話來過多少?
  彭高峰:那個時候只要是媒體報道了以後,一天就接好多騙子的電話,小的騙電話費,大的騙幾千萬。
  記者:電影裡面,有一位家長講過,就是孩子丟了,不願意再要下一個孩子,因為要下一個孩子就等於對不起前面的孩子,你們為什麼決定再要孩子?
  彭高峰:我父母跟我說過好多回,再生一個,因為我們家是獨子。
  記者:你接受他們的提議嗎,讓你生一個。
  彭高峰:剛開始是拒絕的,後來親戚去深圳找我說我爸爸身體不是很好,再有一個孩子也好。後來生的孩子在醫院還沒有十天,我又出去(找孩子)了。
  難以承受的重逢
  “這件事情整體來說就是對小孩的一種傷害”
  2011年2月,奇跡出現了。當時,微博打拐興起,彭高峰的尋子信息遍及互聯網,成為一時的熱門話題。社交網絡的龐大觸角,不經意間連接上了被拐3年多的樂樂。一位大學生回家探親時,在江蘇邳州的一戶農家,見到了酷似樂樂的小孩,並拍下照片發給彭高峰。這條線索,終於讓這個破碎的家庭重新團圓。
  案情隨後水落石出。2008年,高永俠的丈夫把樂樂從深圳拐到江蘇邳州,交給無法生育的妻子高永俠,並謊稱是自己在深圳和別的女人生下的孩子。一直在農村生活的高永俠並不知丈夫撒謊,自此撫養樂樂。2010年,其丈夫因病去世,高永俠繼續獨自撫養樂樂,視如己出。3年裡,樂樂和高永俠也已經建立起母子情誼。面對趕來的親生父親,樂樂說,我不想回去。當天,彭高峰做了一個讓人匪夷所思的決定。他沒有立即帶走樂樂。而是讓他和高永俠在一起,待了最後一夜。
  記者:你那麼想見到自己的孩子,為什麼還會做出這個選擇?
  彭高峰:好多人問我這個問題,我當時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
  記者:是因為媒體在旁邊,你要做一個姿態?
  彭高峰:也不是,他們沒有要求我,是我自己提出來的。
  記者:三年了,你終於找到了這個孩子,面對孩子不想回去的情況心裡會不會很難受?
  彭高峰:確實很難過,不接受怎麼辦呢,就只能去接受。這件事情整體來說就是對小孩的一種傷害,三年前他們從我的身邊把他帶走,現在我又從他們身邊把他帶回來,他等於是經過了多次拐賣。
  艱難融入家庭
  “他要去跟養母聯繫,我只能說尊重他”
  彭高峰說,剛剛回到家的樂樂,曾經因為弟弟的存在,說父母不愛他了。還說,你們不喜歡我,我就回去,我就走。這些話讓彭高峰夫婦感到非常擔心。他說,他們和樂樂之間建立的感情並不牢固,像一層紙一樣,一捅就破。而反過來,他又擔心因為歉疚,過分溺愛,寵壞了孩子。
  半年前,因為彭高峰一家都沒有深圳戶籍,又不具備相關條件,樂樂不能獲得深圳的學籍,彭高峰不得不把樂樂送回湖北潛江的老家,由外公外婆照顧。而夫妻兩人和小弟弟文博,暫時還留在深圳。這個剛剛重新複原的家庭,又一次分離。但彭高峰說,這種感覺不得勁,準備全家搬回去。
  記者:他回來的時候家裡又多了一個弟弟,他如何跟弟弟相處?
  彭高峰:不容易,因為弟弟小,可能有些地方會護著他,樂樂就不能理解。
  記者:這些非常微妙的事情,你在找孩子的過程中怎麼也不會想到是吧?
  彭高峰:沒想到。
  記者:你害怕嗎?不知所措嗎?
  彭高峰:有過,但是至少我能看得見,摸得著。他已經慢慢地開始融入到我們這個家庭,他也接受他有一個弟弟。為了瞭解樂樂,我還再一次見了高永俠。
  記者:從心理上,希望他跟過去有聯繫嗎?
  彭高峰:小孩沒有那麼多是是非非,他就感覺誰對他好,他就和誰好,他的養母對他好,他可能就會想他養母,我只能站在我小孩的角度上面去考慮問題,他要跟他養母聯繫,他們畢竟之間也是真感情,他要去跟養母聯繫,我只能說去尊重他。
  央視面對面
  (原標題:電影有結局他們的艱辛還在繼續……)
創作者介紹

104

yatzzhtc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