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S ir揚言(第1601期)
  財政籌到這筆大錢應該很不容易,因為口子一開,是年年月月的事情,這事有多難辦,局外人無從想象。
  據媒體報道,廣州市教育局在叫停午休費之後,明確表態,午休管理照舊,未來午休費用將由地方公共財政承擔。家長不用給錢,孩子照樣可以在學校午休,學校午休的成本由阿爺孭飛,這本是一件喜大普奔的好事,但家長吐槽還是接踵而至,好事難做。
  最要命的議論來自記者粗略估算的一筆賬:廣州市每年畢業小學生約為12萬,按照六個年級來計算,小學生總數超過70萬。如果按照一半學生午休的比例,大概有35萬人。若按照每天1元或2.5元的補貼標準,每天財政為此需要補貼35萬-87.5萬元。每天!那麼一年地方財政要補貼多少?大家可以繼續算下去。不過話說回來,這筆數大,是因為學生的基數大,一年的天數基數大,一堆小數乘起來就變成大數了,所謂小數怕長計。問題是,因為數目大,就不應該補貼了嗎?換個角度看,基數大,意味著受惠面廣,更加應該補下去。教育局既然明確表態:未來午休費用將由地方公共財政承擔,這筆錢的來路肯定已經確定,所以我覺得為了孩子,必須歡呼。
  我們都知道,教育局本身並不印錢,為了廣州所有的孩子中午能夠睡個午覺,籌到這筆大錢應該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因為口子一開,是年年月月的事情,這事有多難辦,局外人無從想象。
  其實要感謝的還不止教育局。這事說來話長。廣州市物價局下發通知取消小學午休管理費,市政協委員韓志鵬聽聞後致電市物價局有關負責人:小學生從此會流浪街頭嗎?市物價局稱讓大家放心,“有關費用將由財政補貼,財政局、教育局和物價局已經在做方案”。原來這功勞是三家的。既然解決了問題,那就三家都要感謝。這事我們不能不領情。
  再追下去,物價局為什麼要取消小學午休管理費呢?光看媒體報道,我猜不到。話說廣州市物價局又不歸教育部管。廣州人的習慣是不問狗血的來龍去脈,只求好的結果,這事結果完滿也就完滿了。
  記得深圳之前也有一場關於學生午休的討論。當時很多人提出來,為什麼不學一河之隔的香港,學生中午一個小時吃飯沒有午休呢?觀點一齣,反駁者眾。其理由很容易理解。一,中午不睡一會兒,下午犯困怎麼辦?二,中午不休息意味著下午要早放學,馬騮隨街跑誰管?最後這場討論無疾而終。學生哥中午該睡午覺還是睡午覺。關於午睡,更早的討論起於改革開放初期。那時在內地,招商引資唯此為大。好多外商來了中國最不習慣的事情就是中國所有的機關在中午的時候都要地球停轉,睡一覺下午再開工。記得當時媒體也討論了一番午休問題。沒想到三十多年過去,這個堡壘還是沒有攻下。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很多事情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唯獨午休雷打不動。什麼是國情?這就是國情。外國人不睡午覺不等於中國人就必須不睡午覺。
  為了孩子中午可以繼續在學校睡覺,此番廣州市教育局物價局財政局三方聯動,終於在不得不取消午休費之際趟出了一條路,只動財政,不動學校、學生和家長的利益,真是值得大贊三天。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事在人為。□陳揚  (原標題:午休費取消,不能不領情)
創作者介紹

104

yatzzhtc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